EVENTS
NEWS

最新消息

必威体育首页日本压下争议重启核电_滚动新闻财经
2018-12-19

  

  当地时间2015年7月8日,日本九州电力公司向川内核电站1号机组反应堆装填核燃料。

  CFP图

  福岛核事故后,日本经历了“减核”-“零核”-“启核”的反复考验。这期间,民间反核声不断。从坚决“弃核”的菅直人,到“暧昧”的野田佳彦,再到如今坚持“重启核电”的安倍晋三,日本执政党对核电态度发生了“大逆转”。如此大的转变究竟意味着什么

  日本“3·11福岛核泄漏事故”,像前苏联当年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及美国三哩岛核电站事故一样,可能会被人永远铭记。甚至,不同的国家,站在不同的视角,以多版本纪录片的形式回顾着当初的灾难。

  日本的纪录片宣扬了战斗精神。“应该做的事,只是一味向原子炉内注水。自卫队和消防队不必提,就连没有名字的人们也豁出生命去与原子炉作战。总之,这样的事情不怎么为人所知。”该纪录片说。

  法国的纪录片却毫不留情。片中,纪录片的采访者深入灾区拍摄调查,曝出日本政府在核泄漏发生后采取了消极的应对措施,“不但掩盖核辐射对当地百姓身体健康造成的严重影响,还在不断地向大海中倾倒有毒废水”。

  “看完纪录片后,令我震惊的并不是核灾难的严重,而是日本政府不负责任的处理方式,我认为日本向太平洋倾倒的有毒废水已经造成了全球污染。”法国核安全局专员菲利普·贾米特曾说。

  事实上,对于核电站,日本政府的立场同样摇摆不定。一方面,日本是能源消耗大国,却又有缺乏本国资源;另一方面,核电站永远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处理不当,不止民众大规模反对不说,更可能殃及现在执政的日本自由民主党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前途。

  日前,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九州电力公司对外透露,位于鹿儿岛县萨摩川内市的“川内核电站1号机组”最快将于8月10日重启,相关事宜已上报原子能规制委员会。

  “此前,九州电力公司于7月10日完成157根核燃料棒放入川内核电站1号机组反应堆的填装作业,抽出阻止裂变的控制棒启动反应堆前必须通过的规制委事先检查,检查在今年7月24日全部结束。”报道披露,在首批几座反应堆恢复正常运行之后,其余反应堆的重启工作将逐步加速。

  截至发稿,鹿儿岛县官方网站尚未披露核电站重启的任何信息。不过,日本官方的态度已很明确——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8月4日在记者会上就九州电力公司计划重启川内核电站1号机组时强调,“重启已确认安全性的核电站对能源政策而言极为重要”。

  “对守护国民生活与经济而言是必要的,政府一贯会向当地进行说明。”面对民众的反对声,菅义伟强调。

  “对日本来说,重启核电站可能是必须的,更是必然的。”一位要求隐去单位和姓名的券商分析师8月6日晚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坦言,“长期以来,日本经济之所以还不错,还能保持发达国家的序列,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资源布局好,通过核电站等能及时保障能源的供应。但现在,核电站关闭后,日本不得不花大量精力购买煤炭、天然气等资源,这对日本经济来说,并不是好事,并会增加负担。”

  影响未散

  “过去的半个多世纪里,日本不断升级核电规模,绵长的日本海岸线,分布着规模不一的55座核电站,及数量庞大的其他核设施。它们向内陆输出电流,支撑起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1/3的电力供应。”对于日本核电站的发展,有媒体曾这样总结。

  这55座核电站,就包括福岛核电站。1971年3月,经历了种种“纠结”,福岛核电站投入了商业运行,并称得上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核电站”。据悉,其共有10台机组,均为沸水反应堆。然而,正是由于“沸水堆”和“40年前就投入运营”这两个特点,导致了强震后日本福岛核电站的核泄漏。

  2011年3月,海啸来袭,核电站遭殃。当年3月13日,日本政府承认,在大地震中受损的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可能正在发生“事故”,2号机组的高温核燃料正在发生“泄漏事故”,该核电站的3号机组反应堆面临遭遇外部氢气爆炸风险。2011年3月13日,共有21万人紧急疏散到安全地带。

  对此,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人士2011年4月透露,已根据国际核事件分级表(INES),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定为7级。这使日本核泄漏事故等级与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核泄漏事故等级相同。

  “我们认为福岛第一核电站大范围泄露了对人体健康和环境产生影响的放射性物质,因此将其核泄漏事故等级提高至最严重的7级。”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称,“但福岛第一核电站释放的放射性物质要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少。”

  但负责调查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对人与环境造成影响的俄科学家亚布罗科夫认为,因福岛核电站使用的燃料较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多,且有反应堆使用了含有高毒性的钚的燃料,因此“福岛核电站事故可能会比切尔诺贝利带来更严重的后果”。

  事实上,直到2013年底,日本都仍在处理福岛核泄漏事故“严重的遗留问题”。日本共同社2013年11月20日引述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的话称,“将对福岛第一核电站第五和第六座核反应堆实施封堆作业。至此,该核电站6座核反应堆将全部被废除,这意味着福岛第一核电站将完全退出历史舞台。”

  “这是不能被遗忘的事故。”有人这样总结,“日本本就是世界上惟一一个遭到原子弹袭击的国家,却又经历了一次核事故。”

  心理上的打击,夹杂着对日本经济的打击。据日本政府今年年初的最新估算:2011年3月11日的大地震造成了16万亿至25万亿日元损失。世界银行[微博]也认为,截至目前,这次大地震带来的经济损失位居自然灾害史第一位。其中,由于核反应堆炉心熔化导致大量核泄漏的放射剂量,相当于向福岛投下400颗(广岛)原子弹。

  “直到现在,我仍记得当时的电视画面,可怕、惨痛、悲情等夹杂其中。”内藤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内藤是鹿儿岛县人,常年往来中国和日本间,他对记者强调,“站在我的角度,我不会接受核电站的出现。万一出现事故呢?太可怕了。即使不出现事故,也会有不少人会反对。”

  重启路径

  但个人的反对没有用,群体的反对声亦难产生效果。内藤对记者说,今年年初,他认识的一些人还参与到了反对核电站的声浪中,“但现在,只能相信核电站的使用是安全的,重启是正确的”。

  在政治分析人士看来,既然安倍晋三都已决定重启日本的核电站,与他关系密切的部分地方政府“应该会配合安倍晋三的行动”。

  事实上,早在安倍晋三2012年年底接替野田佳彦成为日本新任首相后,就出现了逆转“去核”思维的苗头。2012年12月31日,安倍晋三在接受日本TBS电视节目采访时称,“我们会冷静分析导致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及其他核电站的事故原因。”他同时称,新建的核电站将和发生事故的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完全不同,“政府今后将一边争取国民的理解,一边建设新的核电站”。

  去年7月16日,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在公布的400多页审查书草案称,位于鹿儿岛的川内核电站第一和第二机组“已确定可通过安检”,并在应对地震、海啸及火山等情况都“适合运作”。紧接着,安倍晋三就称,“这是迈出核能重启的一大步,我希望地方民众能接受这样的判断,以便加速核能重启的进程。”

  随后的“路径”不难理解。2014年11月4日,日本九州电力川内核电站重启提案预计将在鹿儿岛县议会通过,必威体育。对于核电站重启一事,据称,“过半数的议员表示赞成,因此通过胜算很大”。

  最终的结果证明,九卅娱乐城手机版,九州电力的“预计”很对。去年11月7日,日本鹿儿岛县知事伊藤祐一郎就九州电力公司川内核电站1、2号机组重启一事表示,“不得不决定”重启,“集中审议市民团体关于重新启动的请愿书,最终以19人赞成、4人反对的结果通过,由此,市议会同意重启川内核电站”。

  今年稍早,与日本政府智库关系密切的3名消息人士再次透露,九州电力公司位于日本西南部的川内核电厂的两座反应炉之一,预计将在6月重启,“到时候,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预计已完成对该反应炉的最后安全检核与评估工作”。

  就目前来看,重启核电站的最终时间极有可能在8月11日。

  “实际上,还应该注意到,日本早就公布了关于核电发展的《新基准法》。在符合该法的前提下,核电才会重启。”上述券商分析师对记者分析称,“这可能是安倍晋三执意发展核电的立法基础。因为,有法才会更好地说服反对者。”

  据悉,日本核电的《新基准》总结了福岛核事故的教训,又新增加了“强化应对大规模自然灾害能力;导入海啸浸水对策;将火山爆发、发生龙卷风、山林大火列入预想范围”、“防止炉心损伤的方法”等。

  启核意图

  那么,安倍晋三为什么要一心一意重启核电站?

  “无论从国家还是从国民生活角度来说,都应当尽快重启核电站。稍微思考一下就能看到眼前的严峻现实:利用太阳能、风力发电,这无疑是最环保、节能的发电方式,但这两种发电方式毕竟受季节、气候制约,且发电能力有限,无法充当工厂、企业的用电主力,只能处于补充位置。”日本《经济传书鸽》报首席记者大本博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完全抛弃核电,惟一可依赖的只有火力发电,“这带来很多问题,第一是污染环境,第二是直接导致煤炭、液化天然气的价格越来越高,这些增高的部分必将转嫁到电价上”。

  “加上消费税从5%提高到8%,国民生活越来越苦,如果坚持用火力发电的话,这样的苦日子将漫漫无期。”大本博哉称,“如果等到煤炭、天然气用尽时再启用核电的话,那就太愚蠢了。”

  这段话实际上点出了日本能源发展的现状:在依赖外来资源的情况下,不得不挖掘本国潜力,满足能源供应。

  据了解,从石油和煤炭的对外依存度,日本早就超过了50%的警戒线,虽然日本旗下企业早就在海外进行了资源布局,但本土资源缺乏的现状并未改变。

  以今年夏天为例,据东京电力最新发布的数据,东京电力管辖范围7月14日的最大电力需求达到4412万千瓦,更新了今年进入盛夏以来的最大值。数据还显示,电力需求在供给力中所占比例,必威体育登录页面,即电力使用率达到89%,离90%仅一步之遥,电力需求和供给关系“略微严峻”。

  能源专家林伯强[微博]此前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日本一直在“平衡”,“日本如果不重启核电,可能夏天都很难过得去。因为,一下子关掉如此多的发电能力,要马上补充上来并非易事,更需要花钱”。

  “花钱”不是难事,但与30年前不同,日本早已不是全球投资人眼中“经济节节向上”的投资地,而是经济“不断下跌”的一个国家。日本财务省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日本2014年的贸易赤字为12万亿多日元,出现连续3年刷新贸易赤字的状况。在分析人士看来,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陆续关闭核电站导致的,“关停核电后,政府不得不启动火力发电,2014年,日本仅进口原油和液化天然气,就比2004年多支出了10万亿日元”。

  据报道,北海道泊核电站关停后,每年要增加2000亿日元的购买煤炭等燃料费用,因此他们不得不提高电价。北海道电力公司的申请获得批准,从2014年11月1日起,北海道将电价提高了15.33%。

  东京电力公司也曾披露,“从2014年4月起,按照一般家庭用电情况,其每月所缴纳费用为7315日元,不包括提高电价的部分,仅就消费税上涨就得多支出219日元。”

  但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安倍晋三此举可能还是为了自己的前途。经济不景气、周边国家不信任感、紧抱美国大腿,都让安倍晋三成为反对党攻击的重点。但实现核电的重启,却能率先让制造业企业得到持续的电力保证,这可为他拉拢日本的财阀做准备,也能客观上解决一部分人的就业难题。

  《读卖新闻》组织的全国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安倍内阁的不支持率创新高,首次超越支持率。《读卖新闻》称,“这一现象令政府与执政党备受打击。”

  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也抨击称,“现在明明是只要安倍晋三首相作出决断就可以实现零核电的时候,却被浪费了机会。作为首相,能发挥历史性作用的机会是非常少的。”在小泉纯一郎看来,安倍晋三的举动与尽可能减少核电的方针背道而驰。

  吸取教训

  尽管鹿儿岛县的核电站重启可能没有疑问,但想要全面重启全国50多座核电站可能还有难度。

  2014年12月,福井县居民为阻止高滨核电站3、4号机组重启,向福井地方法院提起申诉;今年2月,上述两座核反应堆继九州电力公司川内核电站也通过了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的严格审查,但司法部门最后作出了否定判决。

  “这是一次完美的胜利,也是我们期待的最好结果。裁决将影响日本核电重启进程。”原告代表律师Hiroyuki Kawai称。

  “这就是日本核电的现状,一部分人赞同,一部分人反对。”上述券商分析师坦言,“这种纠结归根到底在于:民众认为核电是不安全的,但为了经济发展、满足能源供应,却不得不采用核电。”

  在该券商分析师看来,其他国家应该能从中学到点经验教训,尤其是同样为能源需求大国的中国。

  目前,中国已重启了核电项目。今年3月10日,国家发改委发布文件称,中广核红沿河核电二期项目两台百万千瓦核电机组获批准。这是2012年12月核准田湾二期工程以来,时隔26个月后政府再次核准新的核电项目,也是4年来中国真正意义上的首个新批核电项目。

  “与其他国家一样,我们都该看到,核电的带动效应是强大的。”一位年近7旬、至今仍担任某核渣材料负责人的老核电人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说,“中国能源结构转型某种程度上不得不依靠核电,因为其他清洁能源,或本身有发展局限,或短期内难以大规模持续稳定地提供电力供应,但核电却能满足企业到个人的需求。”

  “但有一条总不会有错:一定要安全第一。”上述老核电人对记者坦言,“这是从日本可以学得到的教训,更是未来中国核电加速发展的根基。”

相关的主题文章:
九州娱ju11net入口|立即下载
CopyRight © 2015所有版權未經本公司合法授權任意複制 版權必究 / 瀏覽人數 : 52672    简体    網站地圖
LineID